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逛鞭市

爆竹声中一岁除。 过年除岁离不了烟花爆竹的“砰砰啪啪”,离不了噗啦剂的“呲呲啦啦”,离不了钻天猴飞天时的那声“…

爆竹声中一岁除。

过年除岁离不了烟花爆竹的“砰砰啪啪”,离不了噗啦剂的“呲呲啦啦”,离不了钻天猴飞天时的那声“啁”(周)的翠鸣,更离不了那二踢脚“嘣”——“嘎”的震天双响。尤其,我们这些小男生,过年可以没有新衣穿,但绝不能没有鞭炮点。俗话说得好,新年一到,姑娘囔买花,小子要买炮,天性使然。

这时候,放了寒假的我们几个小玩伴早早的盘算好,掰着手指头数着逛花街赶年集的日子,哪个是二、七(每月的初二,十二,二十二,初七,十七,二十七,下同)集,哪个是三、八集。根据过往的经验,在哪个集市买鞭炮便宜,哪个集市买烟花质量好,提前把平时买铅笔墨水节省下来的分分角角钱,准备好,也盘算好要买的品种和数量。因为这是我们等了三百多天的期盼。

这天是腊月二十二,小年的前一天,是东乡禹城地儿辛寨集市日。我带着三个弟弟和四五个小伙伴早早吃过饭,揣好自己攒的和大人给的几张纸币和数枚硬币,高高兴兴,蹦蹦跳跳地出发了。一路上打打闹闹,吵吵叫叫,模仿着电影战斗片里的情节,每人在路边的树上折下一个枯枝,握在手里挥舞着,有的喊着“八格牙路”,有的模仿着国民党兵,“弟兄们,给我上!”,还有的模仿八路军,“同志们,冲啊!”,几个人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一路往前直冲,不知不觉就来到集市。

鞭市就在最西南角一个南北向河渠的堤坝上。一来为了安全考虑,二来是远离闹市区的嘈杂和尘埃对集市的影响。市场里,除了鞭炮摊位相对隔着一定空隙外,人挤着人,水泄不通。我们几个人手牵着手,在拥挤的人群里钻来钻去,不一会儿就挤到了鞭炮主卖区。每个人的棉衣里都在冒着热腾腾的汗,还有两个小伙伴都挤掉了帽子。

一个摊位上,带着瓜皮帽,穿着翻羊毛的皮袄,腰间系着围脖的汉子,手里攥着一挂长鞭,大声地吆喝着:“老少爷们快来看,我这爆仗好又贱,一个不响不要钱!”随着就举起竹竿挂上一挂鞭点着,立刻“噼里啪啦”的响起,尘土夹杂着纸屑也随即漫天飞舞,浓浓的鞭炮药味弥漫开来。

这边摊位鞭炮尚未炸完,对面摊主也嗷嗷地喊了起来:“太阳一出红似火,年年卖鞭都是我。红皮红芯火药多,震不动天我白说!老乡,来一挂?”接着手持竹竿一长挂红皮的鞭炮,噼里啪啦又响起一阵,一团红色的爆仗纸屑瞬间像天女散花般慢慢在空中散开。

紧接着,隔壁摊位一个红脸大汉,放开喉咙又高声吼起:“南来的北往的,买鞭炮,买响的。来买我的,是最响的,若有瞎炮不是娘养的”。你听,为了生意这条汉子竟作贱起自己来了。

相邻的那位摊主一边收着卖鞭的钱,一边怂 对着邻居:“东走西逛,脱不了上当!”一阵接着一阵的鞭炮响过,几个小伙伴急忙跑到鞭炮落地的地方,找寻震断火芯的哑巴鞭。我急忙叮嘱他们,一定要看好后再捡,不然芯未灭的,会炸伤人的。

看完热闹,我们几个都买了自己喜欢的五六挂鞭,有二十头的,五十头的,也买了两捆二踢脚,精心买了一挂一百头的红鞭,留着初一早上点。两个弟弟则热衷那种摔在地上响的摔爆仗和钻天猴噗啦剂,买了足足一小口袋。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598.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