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窗花

姜红是姜有志唯一的闺女,老两口都很疼爱她,家里大事小事都听闺女的。 中午,姜有志从大队回到了家,发现家里清锅冷…

微信图片_20200728011721

姜红是姜有志唯一的闺女,老两口都很疼爱她,家里大事小事都听闺女的。

中午,姜有志从大队回到了家,发现家里清锅冷灶,没有做饭,老婆昨天回娘家看他岳父去了,闺女姜红坐在炕上好象在生气,她的身边扔着一把剪子和一片剪了半截的红纸窗花,见到姜有志噌塄一下子扭转了身体,给了姜有志一个后脊梁。

姜有志拍拍闺女的肩膀说:“红,又是谁惹着你了?”

“谁也没惹我,我自己生气呢!”

“因为什么生气?你妈不在,我在大队开了半天会,家里就你一个。”

姜红噌塄一下子又转了过来,说:“爹,你西水泉革委会主任,相当于以前的大队长,能不能把樊怀信这个队长给撤了?”

“哎吆,好大口气,凭白无辜我能把人家的队长给撤了?”

“我看你这个革委会主任当得就是窝囊,什么主也做不了,就听赵金库的。”

“孩子,毛主席说过: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照你的办。人家赵金库是党支部书记,有理论水平,我不听他的听谁的?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跟爹说说。”

“咱们三队不是成立了一个副业小组吗?”

“嗯,是有这么回事。”

“那个樊怀信也太不是东西了,生产队不给我们 记工分也就罢了,连买纸钱、颜料钱也不掏 ,年终还要我们交生产队两千块钱,你说世上有这样的道理么?这样的  生产队长还不撤他等什么?”

“樊怀信是这么跟你说的?”

“我要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姜有志坐在炕沿上不说话了,他想,这樊怀信也太抠门了,这就等于生产队一分钱不出,就向人家要两千块钱呀。他问闺女:“那你们就同意了?”

“同意个屁!大伙谁也不同意。”

“最后呢?”

“大伙散了回家呗。”

“那这个副业小组就不成立了?”

“散了,成立什么?”

姜有志说:“你在家等着,我去找赵金库,三队不成立,我们大队成立,一天给你们记十个工分,你们做的窗花都归大队出售,这样行了吧?”

姜红忙拦住父亲说:“爹,这样不行,我们不让大队给我们记工分,所有的窗花都归我们出售,年终我们还要交给大队两千块钱,只是大队必须给我们买纸、买颜料,做刀具,还要买酒。”

“啊,你们还要喝酒啊!”姜有志瞪圆了双眼。

“不是,买酒是为了配颜料,没有酒,颜料渗不到纸里去,我是听叶成章这么说的。至于颜料究竟怎么配,我也不知道,叶成章还没有教我们呢。”

“这个副业小组究竟怎么搞,等我跟赵金库说好了再回头跟你说,我这就去找赵金库。”

姜红终于笑了,抱住姜有志的胳膊说:“爹,这还差不多,不过你现在不能去,要去也得吃罢中午饭再去,这会儿去,人家赵金库正吃饭呢。爹,你去院抱柴火,我这就给你做饭,今天我给你腾炸糕,酸菜炒猪头肉,再给你烫上一壶老白干。”

“呵,还是我闺女心疼我。”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632.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