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棉花地,种棉花

在我们魏家湾有一句农谚,“枣芽发,种棉花”。也许是种籽近千年的进化,以及人为的改良,棉花的生长期拉长了,反正我…

微信图片_20200728012127
在我们魏家湾有一句农谚,“枣芽发,种棉花”。也许是种籽近千年的进化,以及人为的改良,棉花的生长期拉长了,反正我们当地人都说,等到枣树发芽,种棉花就晚了。
春天里几场大风,刮的昏天黑地的,即便你关紧了门窗,桌子上,窗台上也落了一层细细的黄土。当你骂骂咧咧的嗔怪这风的时候,确发现,白杨狗萌动了,榆钱蓬松了,向阳的沟边,墙根下的草有了绿意,春天悄悄的来到了。
爹和我们生产组的几家商量好,一起把棉花籽晒了,用三凉一热的水浸透,然后在房子里铺好塑料布,把棉籽闷起来,催芽。于是乎房间里有了一股怪怪的味道。
播棉花的是一个铁耧,应该说机械化程度已经很先进了,一个人驾驶,有手闸。一个人在前面吆喝牲口作为牵引动力。有一根铁杆放到,随着耧的运动,在耕作好的土地上划出一条标志线,那就是下一行的播种的痕迹。两边各有一人,随时察看种子随着播齿漏下的情况,发现有阻塞马上用手或小棍挑下,预防缺苗断垄。一行人必须配合的相当默契,牲口也要挑选活好听话的老牛。其实都是庄稼地里的行家里手,之所以这么谨慎,还不是因为棉花在农家日子里举足轻重啊!
棉花原产于印度或者阿富汗,南北朝时传入我国,开始是在南方种植。大面积的推广,是在明朝,朱元璋下旨不仅是长江,黄河流域也要种植。我不仅诧异,远古时代人们穿什么呢?难道上层社会都是绫罗绸缎,下里巴人只能是麻葛皮毛。白居易有一首诗《新制布裘》桂布白似雪,吴绵软于云。
布重绵且厚,为裘有馀温。
朝拥坐至暮,夜覆眠达晨。
谁知严冬月,肢体暖如春。
中夕忽有念,抚裘起逡巡。
丈夫贵兼济,岂独善一身。
安得万里裘,盖覆周四垠。
温暖皆如我,天下无寒人。
棉花生长期,要140天左右,所以必须是春播才行。这样的话就和我们两年三熟的种植模式冲突了,可是棉花能卖钱,即便是影响一季麦子棒子也是能接受的。每家的男人和女人商量好,种几亩麦子,留几亩棉花地。棉花费工,真的要量力而行。粮食少了,怕不够吃,棉花少了,没钱花。每一位一家之主总在权衡,确保一家够吃够喝,大人孩子渴不着饿不着,冬有棉夏有单,老农民的日子实在是不容易啊!
棉花真的费工,子叶刚刚展开,蚜虫就如期而至了。打药是男人的事,种几亩棉花,没有一个好用的喷雾器,你会败给棉铃虫。一般来说,蚜虫防治两遍就行了,棉铃虫则没有遍数了,要是买的农药不地道,你就天天天在地里喷吧,有时候人中了毒,棉铃虫都不死。女人们更辛苦,棉花一开花蕾,就要打杈了,为了保证果枝营养充足,每一个花蕾都能成棉铃,女人每天恨不得住在地里。头伏掐顶,然后每一个果枝上的心芽,也要掐掉。因为这以后的棉铃,按日期算,成熟不了,也就是一个干干巴巴的小棉铃。大热天,在地里掐顶打杈,女人们包着头,或者戴个草帽,象征性的遮挡一下火辣辣的阳光,安慰一下自己爱美的初心,谁不想脸上的肌肤白晰水嫩,十指纤纤,不沾阳春水。为了一家子老小,想都不要想。女人的美丽是青春的专用语,结了婚嫁做人妇,继为人母,就必须完成从女孩到女人的华丽转身。好在每一个农村妇人,都不是靠颜值吃饭的,靠的是里里外外一把手,逐渐的确立了自己在家庭中的位置。
棉花的叶子像手掌一样美观,它的花初绽是白色的,有点淡淡的黄,一夜后,就成了粉红色。棉花喜欢沙质土壤,上好的地块倒不怎么好,棉花会狂长,影响棉花的底层采光,七月十五见新花。可是第一期棉花没多少像样的,棉铃都捂黑了。国庆节前后,是棉花最好的季节,棉花开的没鼻子没脸的,远看就是白花花一片。
又要收玉米,种小麦,又要抓紧拾棉花。每家大人孩子齐上阵,带着食水,中午饭也不回家吃了。一是怕下雨,被雨淋的棉花去棉站售卖的时候,会被压级。即便是你藏在最下面,不动声色的验级员也会给你掏出来,人家卖的级别是一二九,你就是一二七,一斤差一两毛呢,那怕你陪着谄媚的笑脸,也打动不了人家。
拾棉花是快乐的体验,每一朵棉花,从棉萼里用不轻不重的力气,把柔软的它捏住,熟透的棉花就在你手中了。腰里系着化肥袋子做的包袱,满满当当一包要四十多斤重,都是男人心疼的骂几句,女人才把包袱去捯到大包里去。腰酸腿疼的感觉,在脸上呈现出来的是丰收带来的喜悦,这满地的棉花承载了,一家子人的幸福。
前期管理的好伏桃多,霜前花产量就大,去魏湾棉站或者去康庄加工厂,都能卖个好价钱。后期坐下的棉桃,看着喜人,可是很多开不了。天一冷,有的冻烂了,等着干巴了以后,扒出来的就是僵瓣。棉站也是随着节气调整收购级别和价格,有一年二哥为了等二嫂把棉桃都扒完了才去卖,给划了一个四二五级别,惹的大家都笑他,那是我听说的最低的一个级别号。可是二哥很知足,就这还卖了一百多块呢!
棉花是什么,棉花是儿子的新房,是女儿的嫁妆,是男人的体面,是女人的衣裳。我清楚的记得棉花的品种,鲁棉一号。
天越来越冷了,棉花柴拔掉以后,要把地用牛拉犁耕翻起来。这样会冻死大部分的害虫虫卵,也可以叫下层的泥土沐浴一下暖暖的阳光。鲁西北平原的田野,就是这一片绿色的麦地,一片浑黄褐色的棉田,间隔期间,杂乱无章,又错落有致,成为了一道永远不会褪去的风景线!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636.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