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熔炉

石头知道会有麻烦,他深知刚刚发生的事情在第一时间会惊动冯经理和老头儿,石头也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分局打发下属…

微信图片_20200728234251
石头知道会有麻烦,他深知刚刚发生的事情在第一时间会惊动冯经理和老头儿,石头也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分局打发下属在平川派出所住辖的中队过问这事,石头知道是老头儿过问这事了。
老支书挡住民警:什么事情?怎么你们要带走人?民警很和气:我们调查今天在矿区发生的事,需要胡支书配合调查。石头平静地对老支书交代,他大概得几天回不来,要老支书不要停止小学校的工程,学校工程已经接近尾声,不能耽搁。又回头对淑琴说:没事,过几天我就回来了。淑琴点点头,目送丈夫坐上警车出了村。
石栓和大林几个人除了在坑口看住设备,整天就无所事事。石栓听说哥哥被带去调查,下山回家照顾爹娘嫂子。大林带几个人就在山上吃吃睡睡。中午喝了酒,大林睡下吸烟,帐篷里进来几个外地人,其中一个疤脸讨好地掏出烟卷递给大林,大林问:你们找谁?
疤脸谄媚地说:找老板。
大林说:找哪个老板?
孟家河大老板呐!疤脸不客气地找凳子坐下,另外两个民工模样的年轻人,自己找位置也坐下。大林警觉地问:找老板什么事?好事。疤脸压低声音,轻声细语的说。
大林说:有什么事给我说吧,老板不在。
疤脸认真打量了大林:你是?
大林说:我负责,你说吧。

 

疤脸立刻又涌上满脸堆笑:是这样的,我们兄弟几个有个坑口,实在没钱投资了,想找人合伙。想找孟家河一号口合作,你们财大气粗,一定能合作。
大林听说是这事,没了兴趣,就说:我们村不和人合作,你们走吧。疤脸似乎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并不气馁,继续点了一颗烟说:不合作也行,这个生意我们介绍给你们,这个生意不想给别人。疤脸很会做思想工作,步步紧逼,大林终于有了热情,坐起来拿出烟,分发给几位外地人,气氛活跃起来。
大林是个老实人,跟着在村委会跑前跑后,什么事情分到那里就定在那里,每一次都能较好的完成任务。石头非常放心,现在又是村长,能积极地配合石头的思路,把孟家河的各项工作都搞的很好。
大林不爱说话,也没有任何野心,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石头待他也不薄,各个方面都给予了照顾,大林自己也认为领导对他安排的非常满意。随着黄金潮的热,眼看着所有人都富裕了,大林开始反省自己,对自己依然不富裕的生活有了试图改变的想法,但是只局限于有想法,却没有实际行动,大林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突破口。疤脸几个人提供的信息,无疑是雪中送炭,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吗?大林一颗本分的心,开始活动了。
大林说:口在哪里?
疤脸说:不远,就在岭头上,有兴趣了去看看!
好,大林一骨碌爬起来,穿好衣服,跟着几个外地人爬上了淘金沟的岭头。
 淘金沟岭头就是大湖山的最高峰,海拔将近两千米,整日云雾缭绕晴日也有四级风,只要飘过来一片云,就一定要下一阵雨,雨还不小。在山顶开矿的极少,即使能测出高处有矿带,也会从半山腰里找一个位置迂回进来。尽管这样会增加进尺费用,但是相对安全。从低处往高处掘进,坡势缓不费力,如果从高处开口,有可能打成竖井,那样要几级卷扬,成本更大,并且增加了矿山的安全隐患。还有一个不利因素就是矿石转运如果从低处拉,道路好修,而大湖山的最高峰几乎没有路,新劈出一条道不仅险象环生,成本又大,几乎没人愿意费这个劲。
 疤脸带着大林攀岩到最高处,找到一个杂草丛生的洞口,一股森森的冷气从洞里飘出来,带着腐朽的恶臭。大林本能的怵了头想退却,疤脸几个又掏烟又说好话,推推搡搡硬是把大林带进了洞里。
洞里湿冷霉臭,刚一进去脚下就踩着大蛤蟆,蛤蟆大概都是老几辈子的蛤蟆祖宗,硕大无比,浑身凸起绿莹莹的宛若王八蛋的疙瘩,很是恶心。疤脸轻车熟路,很有经验的点燃了蜡烛, 如果蜡烛灭了就不能再往里走,蜡烛灭说明洞里没了氧气,再进去就危险。
几个人踩着脚下的泥浆,走进大约千米左右,湿气更重,冷气侵袭着骨头。大林在山里待了一段时间,常进洞子量进尺收方检查安全设施,对洞子应该不生,更不会胆怯。但是今天跟着疤脸进这个废弃的洞子,心里始终发毛。
蜡烛开始灭了几次,大林提醒疤脸:不走了吧?
疤脸不在乎地说:没事,这是风,天井里有风。
抬头果然看见一个遥遥的白点,大林心里稍微松泛点,知道目前还在安全地带。又走了不知多少路,也不知钻了多少岔道,大林留了个心眼儿,每到一个岔路口,大林都在拐弯处做了记号。
终于爬过一个只能容一人挤过去的洞口夹缝,来到一个豁然开朗的障子面前,大林掏出提前准备好的手电,照射在矿茬子上,果然是个富茬子,天板地板清晰分明,两米多高的石英矿带在灯光照射下,泛着油气,是富矿。大林兴奋不已,早已忘了害怕与疲劳,心里瞬间升腾起一朝富贵的野心萌动。
就在这时,洞子里一直喳喳作响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疤脸立时反应:不好,快往出跑。话音刚落,疤脸第一个从夹缝里钻了进去,就在此时,轰隆隆一阵巨响,矿茬子排山倒海地倾泻下来,疤脸在夹缝中间尚未过去,两方岩石忽然朝着对方拥挤过来,呼啦啦就成了一堆石块的垒,疤脸被融化在大山深处。
大林和另外一个外地人瞬间懵傻了,那个人忽然号啕大哭,借着手电微弱的光亮,大林只看倒从石缝里流erphpdown]出的血印,仿佛一条小蛇,大林晕了过去……[/erphpdown]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646.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