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小时候过去的发型

过去的发型 我小的时候,女人的发型非常单调,但也没单调到老幼共用一种的地步,按年龄不同,还是有所区别的。 小女…

过去的发型

我小的时候,女人的发型非常单调,但也没单调到老幼共用一种的地步,按年龄不同,还是有所区别的。

小女孩常见的发型是把头顶的头发梳起来,在根上扎一个皮筋,成了一个冲天辫,四周的头发就那么自然下垂着。也能有变化,可以让这根冲天辫歪向一边,或左或右,不再冲天,而是匍匐在头上。

 

这种发型,现在想来也很可爱,可能因为主人是小女孩,怎么着都可爱的缘故吧。

老太太都是把所有头发梳到脑后,低低地挽个髻,套上一个黑色的网状发套了事。如果稍稍挽高点,如果头发的颜色是黑的或染的其他时髦的颜色,只要不是天然的白头发或者花白头发,是不是就是今天空姐、银行职员、很多职场女性中最常见的发型?而且还算是比较时髦的?

记得奶奶八十多岁了,还是按老习惯在脑后挽一个发髻。有一天,对门的大嫂来我家,看到奶奶梳头发,快人快语道:“我给你剪了吧,老胳膊老腿的,挽个发髻也不容易了,再说现在谁还挽发髻啊?老古董!”奶奶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剪了,一头雪白的头发被剪成了齐耳短发,拢在脑后,直到去世,再没变过。

大姑娘小媳妇都梳辫子,两根,或垂在胸前,或搭在脑后。只要还没老到要梳髻的年龄,就可以一直这么梳下去。如果嫌太单调,也可以剪短发,就那种齐耳短发,耳朵背后卡上两个最最普通的黑色发卡。这种短发就是单纯的短发,不会剪出今天短发的层次,更不会烫了发根、刻意营造出一种随意感,很明显没有大辫子好看,显老气。

我从能记事起,一直到上大学,都是千篇一律的发型:编两根辫子。这么一成不变的发型,难免让人厌倦,若想求变,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用心:

一是刘海。要么所有头发都往后梳,都编进辫子里,露出光光的脑门——这个不难看,那时年轻嘛,有这个本钱;要么额头上留一层或厚或薄的刘海。刘海剪得齐齐的,看起来死板得很,没办法,那时候大家好像都不知道可以剪出层次来。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孩们还是会想方设法在刘海上做文章。晚上睡觉前,用一根从大扫把上折下来的细竹棍,把刘海一层一层往里卷,再用皮筋固定上。

早上起来,解开皮筋,取出竹棍,刘海就有了蓬松的、弯曲的效果。这个在当时可时髦了,可惜无法保持,很快就没有了。为了时髦,女孩儿们锲而不舍,天天晚上都坚持这么做,精神绝对可嘉。现在想来,如果把当初的这股子劲头用在干正经事上,做啥能不成呢?

二是发缝。分缝的分法一般有两种,一种是从头皮的正中间分开,就能在两边编成很匀称的辫子;一种是分个偏缝,前边向左或向右分,分成一道弯弯的弧形,后边再回到中间,编成的辫子从手感和视觉效果看,也没有明显的粗细之别。前一种呆板,后一种感觉活泼、调皮。前两年,我见过有个别年轻人尝试复古,也分发缝,只不过发缝九曲十八弯,复杂得不得了,单凭一己之力绝对无法搞定。

三就是辫子的编法了。一般编的自然都是三股辫,少见的四股辫就很时髦。在我这里,三股辫自己能搞定,四股辫就得别人帮忙了,操作性不强,只好放弃。还好,即使都是三股辫,辫子在后脑勺的位置不同,也能有不一样的效果呢。比如你可以把辫子编得高高的,两根辫子亲亲密密挨得紧紧的;你也可以把辫子编得低低的,分得开开的,让它们从耳朵后下方垂到前边来,看起来很文气很淑女。

 

除了辫子,女孩们还有一种选择,就是不编辫子,直接从头发根部扎上皮筋。这种发型适合短一点的头发,也要像编辫子一样分发缝。最普通的就是在后边低低地扎上两把小刷子,就在肩膀上扫来扫去;讲究的是高高地扎起来,弯弯地垂下来,柔顺闪亮。后一种不容易保持,很有可能睡一觉起来就前功尽弃,头发不再听话,犯了自由主义的毛病,向四面八方逃逸而去,让你在早上争分夺秒的时候无计可施,搞不好就迟到了。所以,这种时髦的扎法也不是谁都敢轻易尝试的。

理发店?小时候的农村有过吗?思来又想去,答案是没有。女孩们的头发都是各家妈自己动手收拾的。如果刘海长了,盖住眼睛了,我妈就把我拉到后院,脖子上围上她做饭时围在腰上的围裙,手操一把做衣服用的大剪刀,咔嚓咔嚓剪过去,用梳子梳梳,再掸掉碎头发,分分钟搞定。头发长着长着,发梢会开花,或者越来越细,那就得剪掉重新蓄。那还是由各家妈操刀,左手抓住发梢,留出各家妈觉得合适的长度,右手的剪刀咔嚓咔嚓剪过去,同样麻利得不行。

大人们剪头发采取的是互助的形式。几个大人一商量,同时洗头,聚集到某家的后院,你给我剪,我给你剪。被剪的人坐在凳子上,手里举着一面镜子,不停调整角度观察;操刀的人也会放慢动作,基本成型后还要反复修剪。唉,看来大人还是很重视自己的发型的,小孩们总是受轻视的。

相比之下,男人的头发反而麻烦。男人的头发得用推子推,推子不是每家都有的,也不是人人会使的,搞不好就会夹住头皮,引来一阵鬼哭狼嚎。讲究点儿的,就是等剃头挑子,那就是过去的流动理发店。有人可以把这个当职业养家糊口呢。男人的发型更简单,老点的都是光头,把头皮刮得青光发亮;年轻一点的,一般就留小平头,要推子剪刀齐上;小男孩儿要么被剃个光头,要么就留个瓦片头、锅盖头:反正一个赛一个地难看。

 

剃头挑子一来,总有小男孩躲起来,不想剃头,最后总会被爸妈从不知哪个角落里揪出来,按在凳子上,在杀猪一般的嚎叫声中,完成剃头的任务。

后来,有些能干的妈买回推子,好像也没怎么学,就会给自己的男人和男娃推头了,连那少得可怜的理发费也省下了。只是,男人们亮得发光的头皮不再有了,那是剃头刀才能剃出的效果。

当初那些土得掉渣的发型,有的似有卷土重来的趋势,成了张扬个性、与众不同的标志。比如编两根辫子或者编一根独辫,那都是非常文艺的人才选择的,足以证明人家的卓尔不群了。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70.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