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最美的红叶

明天厂里停电,我们去山里看红叶,你去不去?洪说,你不能去。 我渴望地看着他,躺在床上三个多月的我多么想出去散散…

明天厂里停电,我们去山里看红叶,你去不去?洪说,你不能去。

我渴望地看着他,躺在床上三个多月的我多么想出去散散心,更何况还是梦寐以求的看红叶。

下了车还要走五六公里的下山路,你根本走不了。洪说,你可以坐在车上,还可以在车附近看看,但山风太野,你要一个人待四五个小时,不行,你还是不要去了。

我低下头,阴郁的心情如漆黑的夜空。

六点钟洪收拾东西准备走。

我拿着大衣行吗?

洪拿着茶杯的右手停在空中。你,再等一段吧。

半小时后电停了,我半躺在床上,望着窗口,孤独、抑郁向我袭来。

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手机响了。

换换衣服下来吧,车在楼下等你呢。

 

车在山里行驶了大约一个小时,停了下来。

 

 

 

 

通往山下的路口处,一位脖子上系着红纱巾、穿着火红风衣的中年妇女,站在一堆山货前看着我们。

你可以走走,累了坐在或者躺在车上休息,洪下山时说。

你咋不去?女人问我。

我的腰椎骨折了,不能走动。

女人指着一个铺着军大衣的破旧的滕椅说,你坐这儿,省得腰痛。

我坐这儿就行。我看着一块石头说。

石头太凉,你不能坐。女人搬过滕椅放在我身边说,坐吧。

柿子是自家树上的?

都是自家的。她看着地上弯曲、扁平的山药;四瓶装满蜂蜜的瓶子;五袋子个头小的核桃,还有半袋子小米,半袋子玉米糁说。

柿子甜吗?

一辆停在路边,从车上下来的三女二男来到摊位前,一位白胖的女人拿起一个柿子,边剥皮边问。

甜!下面大的更甜。

白胖女人扔掉皮子,一口吃下柿子,然后又拿起纸箱里的大个的,吃了一个。嗯,嗯。甜。

看红叶是走这条路吗?

往下走五六公里就到了。

能开车吗?

不能,路太窄,调不了头。

陆续来了几辆车,她都极热心地介绍着路况。并且问路的人基本上都品尝她的土特产,但没有人买。

我有点替这些城里人不好意思了,但她并没有不开心的样子。

路边的山菊花星星点点,她把一大一小两个食品袋子递给我说,你可以摘点野菊花带回去。

我接过袋子感激地点点头,向路对面的灌木丛走去。她跟在我后面,踩平干枯的杂草,示范着如何摘菊花。

有汽车停下来,她急忙向回走。你不要走太远了,腰痛了,你就回来。

哎!

阴郁的心情一下晴朗了,在这里哪还有什么抑郁病。

崎岖的山路伸向无明的远方,消失在未知的深处。我不敢再向里走,怕乱如麻的滕条拌住我的脚,把还没有愈合的椎骨再摔断了。

恁快坐这儿。她急忙站起来,把滕椅推到我面前,接过食品袋,坐在石头上,开始分摘菊花。我坐下又站起,让她坐。她说,恁坐,俺泼皮。

村子里人不多吧?

不多,有十户人家。

有电、有水?

有,都有。还能上网。到了晚上,整个村子都亮了,全是太阳能路灯。

您可以去那边转转,拐过这个弯,就看到红叶了。但不要走的太远,累了就回来。我的眼睛有些潮湿,有水从里面溢出,我扭过头,把潮湿转化成两朵云,飘向天空。

我沿着山路向谷底走,一边走一边采摘着山菊。一丛丛黄灿灿的花朵伸着长臂迎接着我,抢着亲吻我的双手。

山谷中没有红叶,只有枯黄的灌木丛。

一股疼痛如一丝线由下至上随着右腿慢慢向腰部延伸。我只好折回头向车前走。但我还是不甘心,就这么回去了,心里总觉得有些遗憾。

隐隐约约听到她的说话声,我扶着腰寻着她。

别急着走,腰痛了吧。她搬着铺着军大衣的滕椅疾步向我跑来。火红的风衣映红了山道。

红叶!

我掏出手机急忙拍下了这幕。我不有遗憾了,我看到了山里最美的红叶。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85.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