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宅男随笔

冬瓜头是什么头

冬瓜头因为头大老街的人都叫她冬瓜头。冬瓜头长得彪悍,一双大脚走起路来虎虎生威,又大又圆的眼睛和脸像是动画片里的…

冬瓜头因为头大老街的人都叫她冬瓜头。冬瓜头长得彪悍,一双大脚走起路来虎虎生威,又大又圆的眼睛和脸像是动画片里的葫芦娃,加大版的。

 

冬瓜头妈妈的背驼得厉害,走路的样子像是一个没动力的陀螺。冬瓜头的爸爸是个谜!突然有一天冬瓜头妈妈怀孕了,但一直至后来的后来老街的人都猜测不到冬瓜头爸爸是谁,这像是一起无法侦破的案件,冬瓜头妈妈的守口如瓶有那么一段时间让街坊邻居的好奇心受到了挫折。

 

冬瓜头夏天是不穿鞋的,脚大难买鞋是主要原因。大人们训小孩子的时候都说,不听话的话长大了就像冬瓜头,头大脚也大,小孩子听了该吃饭的吃饭,该睡觉的睡觉。

 

冬瓜头能嫁得出去吗?有那么些年街坊邻居担忧着她的婚姻大事。

 

一个夏天的晚上,冬瓜头居然穿着鞋,船一样的大鞋,船的后面紧跟着穿着小船一样的步伐,一个男人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冬瓜头与相亲的男人在往电影院的路上。

 

《阿诗玛》的电影,屏幕上一个女人望着海边身子慢慢的变成了石头,冬瓜头的大脑袋这时候靠在了那个男人瘦小的肩膀上。瘦小的肩膀被突如其来的重力小小的震惊了一下,一番挣扎后瘦小的肩膀显得自然多了,好像理所当然就得承受。

 

冬瓜头恋爱了。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老街多了一道风景:冬瓜头的身后总跟着一个猴头菇头,一大一小,彰显大和小的平方。

 

冬瓜头成家了。猴头菇男人是个外地人,驼背妈妈得有人照顾,猴头菇成了上门女婿。对于街坊四邻给予冬瓜头男人“猴头菇”的外号,他们不怒不嗔,似乎是理应如此的态度。

 

不久冬瓜头的家迎来了小冬瓜头和小猴头菇,两个新成员像是父母的复印件,说不是他们家的小孩那是没人相信的。

 

白驹过隙,时光荏苒。冬瓜头的刘胡兰发型一直没变,但她的大脑袋倒是随时能灵活变通。她做的生意都是本小利大的,鹅毛好卖坚决不收鸭毛,草药不好保留她就等晒干了再卖个好价钱。

 

冬瓜头的小日子过得有声有色,她的大脚冬天也给照顾好了,船一样的布鞋或球鞋,据说可以定制。这一天早晨天还没亮冬瓜头打开门准备做生意,嘿!门口蹲着一个身影,冬瓜头这么壮实的个头给吓得倒退了一步,她定了定神,问:“你谁啊?”蹲在地上的人没吭声,冬瓜头上前看了看,一个老头!顶着一头结成块的长发,那头发许是有些年份没洗过了,穿着一身破烂不堪的衣服在冷冬里瑟瑟发抖。

 

 

 

是个流浪汉。冬瓜头叹了一口气,唉!这年头还有可怜人啊!大冬天的。冬瓜头返身给他找吃的去。

 

“喏!老头,包子给你吃!”

 

流浪汉老头不吭声,他看了看冬瓜头,接过包子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包子吃完你就得走开,我要做生意,不能妨碍我!”冬瓜头瞪大她的圆眼说。

 

流浪汉老头似懂非懂地起身走了。

 

可能是哑巴!冬瓜头心里想。

 

之后的每天早晨流浪汉老头都会来,偶尔嘴里嘀咕一声,冬瓜头晃了晃她的大脑袋说,吃吧!吃吧!每天早晨买三个包子一杯豆浆成了冬瓜头的习惯。

 

街上有人调侃冬瓜头:“你爸爸回来了吧?”“关你毛事啊!施舍点吃的给人家又不会穷死!”话是这么说,但“爸爸”两个字冬瓜头听了心委实震了一下,驼背妈妈带着她的身世秘密去了另一个世界,之前没有爸爸之后也没有了!

屋檐下的燕子又飞回来了!流浪汉老头三天没有来!冬瓜头看着买的包子心里七上八下的,这人跑哪去了呢?冬瓜头叫上猴头菇男人大街小巷的找。黄昏,冬瓜头夫妇终于在公园的角落里发现他的身影。

 

流浪汉老头蜷缩在一棵树下,他那没有表情的脸让冬瓜头心里难受。与男人一番商量后,流浪汉老头给带回冬瓜头家的另一间破房子住下。

 

春夏秋冬一晃过了七年。老头仍旧不说话,只知道吃,老街的人评价冬瓜头,算是不错了,没抚养过她一天她这么对他爸爸完全是仁尽义至了!

 

世事无奇不有!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一幕街头认亲让无数的路人纷纷落泪。几个潮汕男子抱着流浪汉老头痛哭流涕,他们说爸爸中年受了刺激神经失常了,这些年他们远至北京上海到处寻找爸爸,没想到爸爸就在离家三十公里的地方!几个男子欲下跪感谢冬瓜头,冬瓜头急得瞪着圆眼一个劲说使不得使不得。

 

冬瓜头一如既往地做着她的小本生意,她拒绝了流浪汉老头儿子们给她的一大笔感谢金!她慷锵有力的说话声音和虎虎生威的脚步似乎匹配起来,老街的人开始觉得她的头大的恰到好处,脚也大的适合。

 

经过高美兰老师指导以后修改的稿子:

 

冬瓜头因为头大老街的人都叫她冬瓜头。冬瓜头长得彪悍,一双大脚走起路来虎虎生威,又大又圆的眼睛和脸像是动画片里的葫芦娃,加大版的。

 

冬瓜头妈妈的背驼得厉害,走路的样子像是一个没动力的陀螺。冬瓜头的爸爸是个谜!突然有一天冬瓜头妈妈怀孕了,但老街的人都猜测不到冬瓜头爸爸是谁。这像是一起无法侦破的案件,冬瓜头妈妈的守口如瓶,让街坊邻居的好奇心受到了挫折。

冬瓜头夏天是不穿鞋的,脚大难买鞋是主要原因。大人训小孩子时都说,不听话长大了就像冬瓜头,头大脚也大,买不到鞋穿。

 

冬瓜头能嫁得出去吗?街坊邻居担忧着她的婚姻大事。

 

一个夏天的晚上,冬瓜头居然穿上了船一样的大鞋。船的后面紧跟着一只小船。这两只船划在去电影院的路上。

 

 

 

 

当电影《阿诗玛》演到一个女人望着海边身子慢慢的变成了石头时,冬瓜头的大脑袋靠在了男人瘦小的肩膀上。

 

冬瓜头恋爱了。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老街多了一道风景:冬瓜头的身后跟着一个猴头菇。

 

冬瓜头成家了。猴头菇是个外地人,驼背妈妈得有人照顾,猴头菇成了上门女婿。

 

不久冬瓜头的家迎来了小冬瓜头和小猴头菇。两个新成员简直就是父母的复印件。

 

白驹过隙,时光荏苒。冬瓜头的刘胡兰发型一直没变,但她的大脑袋倒是随时能灵活变通。她做的生意都是本小利大的,鹅毛好卖坚决不收鸭毛,草药不好保留她就等晒干了再卖个好价钱。

 

冬瓜头的小日子过得有声有色,船一样的布鞋或球鞋在她脚上不断地变换,据说是定制的。

一天早晨,天还没亮,冬瓜头开门做生意。嘿!门口蹲着一个身影。冬瓜头吓得倒退了一步,她定了定神,问:“你谁啊?”

 

蹲在地上的人没吭声,冬瓜头上前看了看,一个老头。老头穿着一身破烂不堪的衣服在冷寒冬里瑟瑟发抖。

 

是个流浪汉。冬瓜头叹了一口气说:“唉!这年头还有这么可怜的人啊!冬瓜头返身去给他找吃的。

 

“喏!老头,给,包子。”

 

 

 

流浪汉老头不吭声,他看了看冬瓜头,接过包子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包子吃完你就走开,我要做生意了!”冬瓜头瞪大她的圆眼说。

 

流浪汉老头似懂非懂地起身走了。

 

可能是哑巴!冬瓜头心里想。

 

从此后,每天早晨流浪汉老头都会来,偶尔嘴里嘀咕一声。冬瓜头晃了晃她的大脑袋说:“吃吧!吃吧!”

 

每天早晨买三个包子一杯豆浆成了冬瓜头的习惯。

街上有人调侃冬瓜头:“你爸爸回来了?”

 

“关你毛事啊!给人家两包子又不会穷死!”话是这么说,但“爸爸”两个字冬瓜头听了心头一热。驼背妈妈带着她的秘密去了另一个世界,之前没有爸爸之后也没有了!

 

屋檐下的燕子飞走又飞回!

 

流浪汉老头三天没来了,冬瓜头看着买的包子心里七上八下的,这人跑哪去了呢?冬瓜头叫上猴头菇大街小巷的找。黄昏时,终于在公园的角落里找到了他。

 

流浪汉老头蜷缩在一棵树下,他那青紫的脸让冬瓜头难受。与男人一番商量后,把流浪汉老头带回了家。

 

花开花落,七年过去了。老头仍旧不说话,只知道吃。老街的人说:那爸爸没抚养过她一天,能这么对他,冬瓜头真是孝顺闺女!

 

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一幕街头认亲让无数的路人纷纷落泪。几个潮汕男子抱着流浪汉老头痛哭流涕,他们说爸爸中年受了刺激神经失常了,这些年他们远至北京上海到处寻找爸爸,没想到爸爸就在离家三十公里的地方!几个男子欲下跪感谢冬瓜头,冬瓜头急得瞪着圆眼一个劲说使不得使不得。

 

冬瓜头一如既往地做着她的小本生意,她拒绝了流浪汉老头儿子们给她的一大笔感谢金!她慷锵有力的说话声音和虎虎生威的脚步似乎匹配起来,老街的人开始觉得她的头大的恰到好处,脚也大的适合。

粉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cminc.com/91.html

作者: 粉波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